返回

武炼巅峰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千二百八十九章 累了,休息会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观察杨开小乾坤的情况,寻常时候他自然是查探不到的,不过因为要勾连墨巢意志,所以杨开的小乾坤门户一直打开着,任由墨巢吞噬自身力量,欧阳烈多少还可以看出些端倪。

    这几个月下来,一般七品早就被吸的乾坤干涸了。

    杨开小乾坤的力量却依旧饱满,完全不见减少,明显是他圈养的那些生灵发挥了作用。

    如今杨开的小乾坤无虞担心会被墨巢抽干,神魂方面又有温神莲护持,便是王主亲自出手也未必拿他有什么办法,所以安全方面,倒是不用太担心。

    只是墨族那边动用手段将他神魂困在那墨巢空间内,也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逃出来。

    欧阳烈暗暗估计,短时间内局面怕是不会有太大变化了,他能做的不多,便是在这里等待,监察杨开的状态,若有不对,只能立刻上报。

    墨巢空间中,时间流逝,眨眼又是两月。

    自将这墨巢空间封闭至今,差不多已有半年光景了,半年时间,无论是对域主还是八品墨徒来说,都不算什么。

    寻常一次闭关修行,谁还不用个几十上百年的,区区半年,不过弹指一挥间。

    然而对那万姓墨徒来说,这半年可就有些煎熬了。

    舍魂刺无时无刻在磨灭他的神魂灵性,纵得另外两位墨徒相助,也难挽颓势,若是他神魂能够回归肉身,神体合一,对眼下的局面多少也是有些帮助的。

    可是墨族域主们多有顾虑,不敢轻易开启这墨巢空间,生恐让那人族给遁了,这种局面下,那万姓墨徒又如何能够神魂归位,与肉身合一?

    再加上墨巢一直在吞噬他小乾坤的力量,让他如今的处境愈发雪上加霜。

    自己小乾坤如今是个什么情况,他不清楚,但若是小乾坤力量消耗太多,也会印照在神魂之上。

    在两位同伴的协助下,强撑了半年时间,万姓墨徒终于有些撑不下去了。

    神魂力量的剧烈波动跌宕而起时,六位墨族域主正在监视温神莲的动静,扭头望去,只见那边万姓墨徒的神魂灵体轰然爆开,化作点点荧光,消散在这墨巢空间中。

    “万兄!”那耄耋老者悲戚呼喊,心生兔死狐悲之感。

    另外一个墨徒同样表情哀恸。

    他们已经做了自己能做的一切,可依然无法挽救同伴的性命,在进入这墨巢空间执行这趟任务之前,任谁也没想到,局势会发展成这个鬼样子。

    六位墨族域主,四位八品墨徒的阵容,便是人族老祖亲来,也能碰一碰了。

    可如今,两个墨徒已经身死道消,那人族还躲在温神莲中没有动静,偏偏墨族这边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吽氐的目光喷火。

    又损了一个!

    算上之前两次的损失,墨巢之争已经让墨族这边折损了足足两位八品墨徒,一位域主,另有三位神魂重创,如今也不知是死是活。

    这样的损失,对如今的墨族来说,已经不算小了。

    大衍战区的墨族在经历一场场大战之后,再不是数百年前那种家大业大的局面,无论是域主,还是八品墨徒的数量都比数百年前锐减了一大半。

    吽氐心中忽然产生一种疑问。

    付出这般大的代价,只为逼迫人族放弃到手的墨巢,值得吗?

    若是计划能够成功,当然是值得的!

    可计划进行到现在,诸多坎坷磨难,人族那边只出动一人,便搅的他们进退失据,用人族的话来说,如今墨族已经有些骑虎难下了。

    付出的代价太大,这个时候放弃,让他们如何与王主交代?

    所以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个人族解决掉,将温神莲夺下,如此,在王主面前才能有一个妥善的说辞。

    另一边,两个墨徒眼睁睁看着万姓同伴神魂消散,身陨道消,悲伤之余也不免为自己的处境担心起来。

    他们虽然不曾受伤,然而神魂若是长时间不归位,也是一桩麻烦,更不要说,墨巢还在吞噬他们小乾坤的力量。

    他们是八品不错,但能坚持的了多久?

    一年?两年?又或者是三年?谁也说不准。

    事实上,他们此刻已经平白感受到一丝丝疲惫了,虽然不太明显,但那绝对是肉身力量消耗印照在神魂的缘故。

    眼下这一丝丝疲惫不算什么,可若是放任不管,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

    可他们只是墨徒而已,身为墨族的奴仆,这个时候谁又能给域主们进言,让他们放弃这次计划?

    域主们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两个墨徒隐隐预感到了自己悲惨的结局,如今只能期望,那人族的境界跟他们的推测的一样,并非八品,而是七品,或者六品。

    唯有如此,他们才能比对方坚持的更久一些。

    时间就在这种沉默中流逝。

    一年,两年……

    墨族域主们毫无变化,依然是老样子,但是两个八品墨徒的神魂灵体,已经明显暗淡了,神魂的波动也显得虚弱至极,仿佛生病了一般。

    神魂自然不会生病,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唯有一种可能。

    他们在外的肉身快要坚持不住了,长达两年时间,墨巢无时无刻不在吞噬他们小乾坤的力量,八品也抗不住。

    肉身的虚弱,印照在神魂之上,自然就出现眼下的局面了。

    忍了这么长时间,那耄耋老者终于忍不住了,颤颤巍巍地来到吽氐身边,躬身道:“大人,可否打开墨巢空间,让我二人先行退下?我们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

    吽氐眼中一片挣扎的神色,老实说,他也不愿在这里平白再折损两个八品墨徒,毕竟之前就已经折损过了。

    他也愿意让这两个八品墨徒活下来。

    之前不打开墨巢空间,是怕杨开也趁机遁逃出去,如今自然也有这个顾虑。

    可现在不开不行了,不开的话,两个墨徒定要死在这里。

    他就搞不明白了,这个人族怎么比八品墨徒还能熬?他之前的推断应该是没错的,如果这个人族真的是八品,数千年来神魂有温神莲滋养,定然要比正常八品超出一大截。

    他既只表现出正常八品神魂的程度,那就说明他真正的修为不是八品,极有可能是七品。

    七品开天的小乾坤底蕴自然是比不上八品墨徒的,偏偏两个八品墨徒都快坚持不住了,那人族却毫无动静。

    事已至此,只能先让两个八品墨徒退下,他们这些域主再留下与对方继续耗。

    拿定注意,正要打开墨巢空间的时候,一直没有动静的温神莲内却忽然传来一道极为虚弱的声音:“是及是及,速速打开墨巢空间吧,老子也快要坚持不了,咱们这次就算打平了,下次有机会见面再说。”

    还有下次?

    吽氐眼珠子一瞪,低喝道:“休得猖狂,任你有通天手段,此番定叫你死在这里!”

    耄耋老者神魂颤巍巍的,仰天无语,若是肉身在此的话,必定老泪纵横。

    仅有的一线生机,也被那人族给毁了……

    他默默地退下,与另外一个同伴寻了僻静角落,收敛自身神魂的波动,尽量减少力量的流失。

    期望能比那人族坚持的更久一些。

    温神莲内,杨开还在说个不停:“这位域主,你这又是何必?那两位明显快要坚持不住了,你不打开墨巢空间,他们定要死在此间。我是无所谓的,杀了你们那么多人,如今还能赚两个一起陪葬,不亏。”

    “你们那边的域主和八品墨徒数量也不多了吧,想想也是,一场场大战下来,我人族伤亡都那般巨大,更何况你们墨族,这要是再死两个,损失可就大了。对了,王主的伤势怎样?我人族老祖可有时常去探望他?大家都是邻居,理当互相来往,你们就比较见怪,也不见登门来访,好生无趣。”

    “别都当哑巴啊,我人都快要不行了,陪着说几句话也不成?哎,想我一生修行,叱咤风云,虽只七品修为,但墨族域主也是斩过那么几个的,可惜天妒英才,终究是要丧身此地。”

    “看在我都快死的份上,问你们个事,能回便回,不能回也就罢了。墨族的墨巢是分级的,一级是上一级的子巢,那么王主级墨巢是谁的子巢?又是什么孕育出了王主级墨巢?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诸位可否为我解惑?若能告知,某死也瞑目了。”

    域主们缄口不言,不过听这人族自言自语,终于确定一件事,他果然不是八品,只是个七品而已。

    虽说他有说谎的可能,但事已至此,说谎又有何意义?

    更何况,这个情况跟他们之前的推断是一样的,所有这个聒噪的人族定然是七品无疑。

    耻辱啊!

    若是八品搅的他们这般狼狈也就罢了,如今居然被一个七品搞成这样,所有域主都不由生出一种耻辱感,若有可能的话,他们恨不得将杨开从温神莲里拖出来,叫他尝遍人间酷刑,如此方能解心头之恨。

    杨开的声音愈发显得虚弱:“罢了罢了,你们既不愿说,那就当我没问,累了,休息会。”@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