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法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82章 谁握着石子?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阿波罗的瞩目,那也是由圣女赐予。

    他们拥戴圣女,是因为圣女的祝福神喃可以改造平庸,可以让人蜕变!

    仪式无比的庄重,即便所有人在这阿波罗瞩目的祝福中逐渐觉醒了一些特殊的力量,内心无比激动喜悦,却也不能随意的表露出来。

    他们逐一行礼。

    逐一离开。

    当离开了海隆、叶心夏、诺曼的视线之后,立刻可以听到他们在长道林中的欢呼,说着一些感激不尽与誓死效忠的话。

    在帕特农神庙这么多年,心夏很清楚骑士们的效忠靠得不是神庙文化的长期洗礼,最重要的还是给予他们想要的力量、荣耀、尊重与期待。

    这也难怪他们只拥护具备神魂的人,只有神魂的祝福,可以给他们带来这些。

    仪式在正午前结束了。

    海隆与诺曼没有离开,他们一同进入到了圣女殿。

    诺曼正在与圣凯之坛的大导师约讷交谈,他们两人显然关系不浅。

    “诺曼,这就是帕特农神庙圣女的力量吗,太不可思议了,要不是我身上还披着澳洲魔法协会大导师的身份,我也想与那些金耀骑士们站在一起,感受这阿波罗的瞩目,兴许我那始终没有突破到禁咒的光系会有那么一丝丝希望!”大导师约讷有些感慨道。

    “这还只是圣女之力,等我们殿下成为了神女,她可以赐予的祝福更非凡,我们帕特农神庙拥有很深的底蕴,否则又如何在全世界各地拥有那么多信徒呢。”诺曼微笑的说道。

    事实上这场阿波罗瞩目带来的效果让诺曼也有些惊讶,神魂仿佛与叶心夏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她现在所施展的每一次祝福都像是真神赐予,连很多禁咒法师都垂涎不已。

    “祝福系终究是白魔法的领袖啊,圣城之外即是帕特农神庙圣土,此言不假啊。我们圣凯之坛……唉,死气沉沉不说,更没有真正拿得出手的法门,所有人除了享受,肥胖的快要挪不动步伐了,只会越来越落后,越来越弱小。”圣坛大导师约讷长叹了一口气。

    出自五大洲魔法协会的圣凯之坛……

    可大导师约讷却清楚,他们澳大利亚最高魔法协会与帕特农神庙的差距实在太大了!

    别人的领袖,才是领袖,给予真正的力量,神明的祝福。

    而澳洲魔法协会的领袖,连画饼都懒得画了。

    “我们都知道,你的光系之所以没有埋入到禁咒是因为那极南归来的恶咒,这件事我已经与殿下交涉过了,她会为你消除的。”诺曼对圣坛大导师约讷道。

    “那真是感激不尽,我都不知该如何报答……”约讷激动的差点也要行礼了,诺曼急忙扶住了他。

    “你在澳洲对我们帕特农神庙圣女殿下的支持就是最好的回报了。”诺曼说道。

    ……

    回到殿内,心夏邀请了大导师约讷一同用餐。

    约讷看到诺曼和海隆都没有资格入座,惊慌的不敢与圣女同坐在一桌,但很快约讷就发现心夏身边的那些人也都随便选了位置坐下,而诺曼和海隆只是作为帕特农神庙的骑士坚持他们的礼数。

    “约讷大导师,正好有件事想请教您。”心夏开口道。

    “有什么事殿下尽管问。”约讷见识到了帕特农神庙祝福系的神妙后,内心已经燃起了光系禁咒的希望,对圣女也越发的尊敬。

    “你们圣凯之坛也拥有圣城的一枚石子,对吗?”心夏问道。

    “啊??”约讷脸色有了一些变化。

    “我只是想知道这枚石子现在是在谁的手上。”心夏说道。

    “这个……不瞒您说,这枚石子并不是在谁的手上,而是由我、巴克、戈尔密斯三人共同保管和定夺的。”约讷低声说道。

    “说说他们的态度。”心夏说道。

    “巴克是保持中立,戈尔密斯应该是听从圣城那位大人的。”

    “你呢?”心夏接着问道。

    约讷不知不觉手心都有些汗渍了。

    “我……如果我的光系恶咒可以解除的话,我可以听您的,只是即便如此,石子也无法颠倒,巴克很大概率也会听从圣城。”约讷小心翼翼的说道。

    圣城给予不了约讷任何东西,除了一些趾高气昂的语气。

    最高魔法协会本应该拥有最高执法权,但圣城的存在从来没有让这个“最高”实现过。

    成为了光系禁咒,约讷便是一名双系禁咒法师,他不再需要对圣城低声下气。

    当然,大导师约讷最恼怒的还是,当初的极南之行,是圣城发起的,自己付出了自己的前程,圣城到现在还没有给自己一个完美的解决,最终还是因为结识了诺曼,了解了帕特农神庙神魂祝福,他才知道自己的光系禁咒有复苏的希望!

    “你不仅可以获得恶咒的解除,天神礼赞将会为你开启第三系神赋之门。”心夏对约讷说道。

    约讷张大了嘴巴。

    如果开启第三系神赋,他岂不是可以超越戈尔密斯,晋为整个澳洲魔法协会任职人员中最强的人!

    “你支持我们,我们也会支持你。”心夏接着道。

    约讷又怎么不懂这位圣女的意思。

    “其实巴克欠我一个可以用性命偿还的人情。”大导师约讷立刻表达了自己藏着的小心思。

    “嗯,用餐吧。”

    香喷喷的美食一盘一盘的端来,十几年来大导师约讷第一次感受如此美妙的食物,到了胃里的东西竟然可以令人心情这般的愉悦!!

    而心夏到了这会才有了一些胃口。

    ……

    靠近黄昏,叶心夏才登上了飞机,前往南部的绿芽城。

    同行的还有图尔斯与杰罗姆,这两个人是图尔斯世家的代表,原本他们是要参加宣誓的,可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最终会登上了这架飞往南部乡下的飞机!

    到了绿芽城。

    走下飞机,图尔斯大公子终于忍受不了叶心夏这种一言不发的折磨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我最厌烦的就是你们东方人的这种‘故作高深’!”图尔斯大公子毫不客气的指着叶心夏说道。

    他和以前一样,对圣女没有太多的尊敬。

    “原来是我在故作高深,我给了你一整个白天时间反省,你却什么也不想和我说,我只好将你带到了这里,让你亲眼目睹绿芽城曾经的死难,让你感受那些失去了亲人的人们的悲痛,也希望唤起你内心的一点悔恨。”叶心夏平静的注视着图尔斯,对他说出了这番话。@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