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法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86章 握着利刃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她知道您要来,啧啧啧……”一直很卑微的怪瞳者突然发出了笑声。

    “哒!”

    “哒!”

    “哒!”

    清脆的高跟鞋声在楼板上传来,紧接着就是一个修长的身影,立在了楼梯最上面。

    她往下走了一步。

    佩丽娜往后退了一步。

    红衣继续往下走,面朝着佩丽娜,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佩丽娜却脸色苍白至极,她在往后退,每退一级台阶,双腿颤抖得越发厉害!!

    背部火辣辣的疼痛也莫名的传来,痛苦得让佩丽娜甚至有些无法站稳,那么多年前留下的伤疤,佩丽娜都以为完全愈合了,可真正碰面那个行凶者时,竟然再次撕裂开,是某种诅咒利刃吗!

    “还是这样,你为什么总是不愿意用一用你的脑子,总是把自己的性命当做游戏,死去了可以重新再来,以为自己下一次可以做得更好?”红衣走到了这间工作室里,就那样简单的站立着。

    而佩丽娜已经退到了墙壁,可倚着墙的她还是无法站稳。

    “非要我将你也制作成小罐子,你才会有所长进?”红衣接着用教训的口吻说道。

    怪瞳者眼睛巨亮了起来!

    要是可以用高贵的佩丽娜做材料,他相信自己可以发挥出超越人类极限的工艺水准!!

    怪瞳者的眼神似乎让红衣有些厌烦,红衣看了他一眼。

    他顿时吓得匍匐在地上,再也不敢将自己的眼睛露出来,两只手更努力的抱住自己的脑袋。

    “你到底想做什么??”佩丽娜鼓足勇气,怒道。

    “我的心思很难猜吗,我只是在复仇。难道你从来没有这个念头?我还记得你注视着那个人的眼神,明明心已经沦陷,还要努力表现出和其他人一样的崇拜与追崇。”红衣问道。

    “我不会和你一样发疯!!”佩丽娜吼道。

    “我比你们都清醒。人降生以来,伤痛会哭泣,愤怒会仇恨,失去的东西便会拼尽一切去夺回来。我伤痛,我仇恨,我想要夺回……而你们,明明痛苦却表现得和平常一样,愤怒却还要继续效忠仇人,麻木的看着自己珍视的一切从身边流失,内心早已扭曲还要表现出令人作呕的平静,你们疯了,还是我疯了?”红衣反问道。

    红衣每一句颠覆他人的观念都符合很多人的正常思维,别说是那些本就三观极其扭曲的恶徒,许多正常人都很容易因为她的三言两语误入歧途,佩丽娜根本无法找到任何言辞去反驳。

    “你不会得逞的,雅典城,帕特农神庙绝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佩丽娜鼓起勇气道。

    “遗言也是如此平庸。”红衣平淡的说道。

    ……

    ……

    走出了工艺室,红衣听到了怪瞳者发疯一般的兴奋笑声。

    她驻足片刻,竟然又走回了地下工艺室。

    过了一会,怪瞳者的惨叫声传来,凄惨得在整个复古宅院都可以听见。

    “哗啦啦啦……”

    院子小池台,红衣拧开了浇花的水龙头,将自己满是鲜血的手放在了上面,清洗着自己的每一根手指。

    “佩丽娜怎么处置?”穿着佣人裙的颜秋走来,看着正在洗手的红衣。

    “送回帕特农。”红衣说道。

    “你的药效快消失了。”颜秋提醒道。

    “其他红衣都到了吧。”红衣问道。

    “三位新的红衣是你的门徒,他们怎么敢怠慢?”颜秋回答道。

    “本该有四位的啊,蓝蝙蝠,可惜了……”红衣轻叹了口气。

    她很欣赏蓝蝙蝠,有着敏锐的思维,千变万化的本领,只要给她一点点边缘信息,她可以揣测出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只可惜没有能够将她完全驯服。

    若能够让她彻底忘记审判会的身份,她将是一位无比出色的接班人,是红衣大主教撒朗之名的接替者!

    “她确实厉害,能够让我们受挫的人可不多。”颜秋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上有一大群蠢货,自以为高明的挖掘到了黑教廷的几位核心人员的身份,并且耗费大量的精力在那些无关紧要的人身上。

    圣裁者、审判会、纽约神殿、圣坛法师……

    只有蓝蝙蝠,触碰到了黑教廷的真正领袖。

    也只有蓝蝙蝠,做到了在一个如此疯狂的教会中依旧保持着一颗坚定不移的心。

    她打了撒朗一个措手不及,让安第斯山计划变得一塌糊涂,让原本应该大获全胜的叛军被联邦彻底瓦解,让足以扩充五倍人数的黑教廷在这次盛典中损失惨重。

    尤其是吴苦!

    作为一个即将被撒朗推举为新红衣的重要人物,吴苦无论是智慧与能力,都完全可以碾压那些“碌碌无为”的红衣大主教!

    撒朗从未因为蓝蝙蝠的“叛变”而感到愤怒。

    相反,她有些懊恼,自己的言传身教还不够彻底。

    如此出色的一柄利刃,自己失策,没有握对方向。自己握得是剑刃,被她的剑刃所伤,若是握着剑柄,一切截然不同,许多撕不开的组织将被她狠狠的刺穿!!

    ……

    ……

    又是一个被鸟鸣声几唤醒的清早。

    很柔和的声调,并不会因为睡眠不足而令人感到厌烦。

    叶心夏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薄薄的纱帘外,那是一片碧绿色起伏的山林,山美丽的棱角被那些茂密的叶子给覆得平缓,几只拥有冗长仙尾的灵鸟在山间盘旋……

    “殿下。”

    “殿下!”

    有些急切的声音从寝室外传来。

    叶心夏起了身,没有坐到轮椅上。

    她步行到门边,打开门时,突然看到殿内伴随在自己身边的众人都跪在自己的门前,脸埋得很低很低,看不清他们的神情。

    即便如此,叶心夏心中也涌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佩丽娜……”芬哀低声轻泣着。

    叶心夏呼吸突然急促了起来。

    她关上了门,身子不由自主的依靠在门后。

    其他人没有离开,依然跪在门前。

    过了几分钟,叶心夏再一次打开了门,脸上还有未抹干净的泪痕。

    “她还完整吗,她的灵魂破碎了吗?”叶心夏问道。

    “殿下,她无法再被复活了。”

    “我知道,我只想知道她死前是否痛苦。”

    “她……还算安详。”@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