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法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996章 拭目以待吧,雅典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两位圣女几乎同时抓住了一些花絮。

    其他女贤和女侍们也纷纷握住了花瓣,随着这个言论的产生,整座城市的人们都在做类似的事情。

    花存在问题。

    它们不是橄榄花与茉莉花!

    白色的花品种有很多,哪怕是橄榄花与茉莉花都有许多截然不同的花色。

    可无论是橄榄花还是茉莉花,对雅典人来说都是最为熟悉的,他们怎么可能认错!

    “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啊,就是橄榄花与茉莉花呀!”

    “我家就是种植橄榄的,花的香气和花的模样似乎有那么一点点差异,但整体差异不大,难道是市政贪图便宜,弄了一卡车一卡车的杂品种到雅典城里??”

    “这真是讽刺了,全部都是假橄榄花和假茉莉花,若不是殿母帕米诗正巧以两种花为祈愿,我们所有人都不知道这些用来装饰城市的花居然还存在黑色交易。”

    陆陆续续的,一些园林工人,一些植物专家,一些种植农户,一些农场主们都识别了出来的,这些花酷似橄榄花和茉莉花,但绝对不是真正的橄榄花与茉莉花……

    他们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品种,可假如它们不是茉莉花与橄榄花,祈愿魔法自然就无法生效了,毕竟橄榄圣枝与茉莉千年花都有自己的花魂,它们怎么会吸纳不属于自己品种花卉的祝福养分?

    殿母帕米诗脸色有些发青。

    本应该是一个完美的选举,神女之位也将在今日有了最终结果,帕特农神庙会进入一个新的时代,却没有料想到发生这样“愚蠢荒唐”的事情!

    “那么是谁在负责城市之花的装饰,这些假花又是从什么地方运过来的?”殿母帕米诗明显是生气了,她要当众查处这件事!

    一时间,几个市政官员都慌了,他们可没有想到如此隆重的选举上会出现这样一个乌龙事件!

    殿母帕米诗的语气带着威慑力,人们议论之声都沉下去了几分。

    这时一名女贤者走来,她走到了殿母的身旁,低声对殿母说了几句话。

    “说大声点,让两位圣女也可以听见。”殿母没有允许这位女贤者对自己说悄悄话。

    她是殿母,不是执掌者,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后都将由两位圣女去处理。

    “这两种花,并不是普普通通的假花,属下研习过各类魔法植物,这种花的外形尽管完美的接近了茉莉花与橄榄花,但它们品种却是一种我们大家都非常熟知的一种花。”植物系的女贤者说道。

    “它们是什么?”伊之纱抢先质问道。

    “它们本质是……是罂粟花。”那位女贤者道。

    “罂粟!!”叶心夏也露出了惊讶之色。

    怎么可能是罂粟花!

    罂粟花根本不长这个样子的啊!!

    “这恐怕一名非常出色的植物魔法学家的手笔,种植出茉莉花与橄榄花外形的罂粟花……”女贤者说道。

    “恶作剧吗?”老祭司法尔墨道。

    “整座城的花都是罂粟花,这是何等庞大的数量,需要多少英亩的山林才可以种植出来,什么人会这么大费周章的做这种恶作剧??”伊之纱冷声道。

    叶心夏和伊之纱想法一样。

    这绝不可能是恶作剧!

    这个恶作剧的代价太超乎寻常了!

    芬花节,满城的花全是假的!

    它们不是茉莉花,不是橄榄花,它们是罂粟花……

    “植物协会首席何在?”伊之纱已经嗅到了一种危机感,她立刻质问雅典市政的官僚。

    这时,一名身穿着黑色西装的中老年男子缓缓的走来,他戴着一个黑色的礼帽,手上还拿着一个黑色的手杖,看上去像个略显几分浮肿的老绅士。

    “殿下,他是负责全城花卉贡运的。”裁决殿的殿主说道。

    浮肿老男子步伐并不慌乱,他保持着自己的那副缓慢。

    一直走到了伊之纱、殿母、叶心夏的面前,他才正式做了一番自我介绍,他的这份介绍也面向了全城的人。

    “雅典市民们,帕特农神庙的两位圣女、殿母以及各大殿主,愿你们芬花节过得愉快。”浮肿老官员礼貌的对大家说道。

    “我呢,是城市形象执行官,但我还有另外一个身份和爱好,爱好呢,那就是种一点富有魔力的花花草草,我曾经在绿芽城有一大片橄榄园,在那里种植过一种植物,我们都称它为圣花。”

    伊之纱上前来,强行阻止了这位执行官的话语。

    “你的另一个身份是什么!”伊之纱质问道。

    “您最好让我说下去,否则您连如何灭亡的都不知道。”浮肿老绅士对伊之纱说道。

    “你的另一个身份!”伊之纱眼睛里已经透出了凌厉的杀意!

    “黑药师!”浮肿老绅士摘下了自己的黑色礼帽,一双浑浊的眼睛带着几分恐怖气质!!

    殿母、老祭司、两位圣女、三位大殿主都露出了惊骇之色。

    裁决殿各大裁决法师迅速的将这名黑色老绅士给包围住了,深怕这个老家伙携带了什么恐怖魔法武器,要对帕特农农神庙尊贵的领袖做出些什么。

    “你们最好听我将话说完,别忘了,你们已经被我的‘炸弹’给包围了!”黑药师平静的面对着这些杀气凛然的裁决法师们,开口对殿母和两位圣女道。

    黑药师说的炸弹,自然就是他种植出来的罂粟花。

    而且很显然是他将这些罂粟花一卡车一卡车的运到了雅典卫城!

    这些花,就是他的危险物品!!

    他有恃无恐!

    殿母帕米诗深呼吸一口气,她递给伊之纱一个眼色,示意她直接将黑药师给处置了。

    “等一等。”叶心夏却阻止了。

    “我们不能与这种人谈什么,他是黑教廷的人。”殿母帕米诗说道。

    “如果全城的花是罂粟花,我们将面临一场灭绝危机……这些花,是狂戾罂粟,可以创造狂戾之雨的罂粟花!”叶心夏身子轻微的颤抖着,就连话语都带着几分颤音。

    狂戾罂粟花!!!

    博城灾难,源自于一场可以让妖魔暴走的狂戾之雨。

    古都浩劫,同样是因为那一场让亡灵白天可以自如活动的狂戾大雨!

    那狂戾泉水,正是从狂戾罂粟花中提炼出来的!

    绿芽城的橄榄园,那曾经是黑药师的一块种植之地,种植的狂戾罂粟花粉导致了一头被邪化的泰坦巨人失控……

    现如今整座雅典城,充斥着这种狂戾罂粟花!

    这令人熟悉又令人不寒而栗的阴谋……

    ……

    “我为红衣大主教撒朗效力,你们可以叫我黑药师,看得出来大家都喜爱我种植的狂戾罂粟花,这种花的特点就是令人沉醉。”

    “当然,还有一种生物,它们也为这种花痴迷!”

    黑药师咧开嘴,露出了一口黑黄色排列凌乱的牙来,笑得有些癫狂!!

    “拭目以待吧,雅典!!”@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