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法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01章 教皇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伊之纱扫了一眼双冕泰坦巨人,见此时这两头泰坦巨人正被裁决法师的光捆裁决阵给控制着。

    “没问题,那你现在就退出竞选吧,我成为了神女,泰坦巨人根本不足为惧,更何况我比你更熟悉怎么去唤醒神庙之力。”伊之纱回答道。

    叶心夏摇了摇头。

    她可不是来找伊之纱,告诉她自己要退出选举。

    她要让伊之纱现在就退出!

    “呵呵,那你何必来找我,难道你觉得我像是那种有怜悯之心的人吗?”伊之纱冷笑。

    伊之纱不会退让,别和她说那些为了眼前局面自我牺牲的这种鬼话,历史上任何一场战争都有平民牺牲,她不会将帕特农神庙的统治权交给叶心夏。

    更别跟她说什么,叶心夏拥有神魂,她才是真正的神选之人,伊之纱从来就不相信叶心夏是神选之人!

    命不由天定,自古以来任何一位神女上位都是靠斗争,靠杀戮,不是靠怜悯!

    “倒是你叶心夏,假如你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那就现在退出选举。”伊之纱指着叶心夏说道。

    “不可能。”叶心夏同样语气坚定。

    “你真是让人觉得可悲又可笑,那个站在金耀泰坦巨人肩上的女人,是你的母亲,你觉得雅典市民们知道了这个消息,你还有竞选的资格吗?”伊之纱开始咄咄逼人。

    “她是她,我是我。你不也是一个弑兄者,那个人也是我父亲。”叶心夏说道。

    “叶心夏啊叶心夏,有的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是真的单纯了,竟然到现在了还要用这样一副态度和我说话,拿出你教皇的冷漠,拿出你身为黑教廷教皇的气势来,用全雅典人的性命来要挟我交出神女之位,那样我才会考虑!”伊之纱突然大笑了起来。

    “我不是教皇。”叶心夏蹙着眉。

    她不明白,为什么伊之纱一定要认定自己与黑教廷有关系,难道只有这样她才可以心安理得吗?

    “你自己也看到了,撒朗一心要报复整个帕特农神庙,包括整个雅典,神女之位即便选出来又能如何,无非是能够击退泰坦巨人,城市的人该死的还是死……眼下真正能救这座雅典城的人,不就是你叶心夏,不过是你叶心夏一个命令的事情。你是圣女,你是撒朗的女儿,你还是至高无上的黑教廷教皇,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决定,又何必假惺惺的与我商量?”伊之纱很肯定的道。

    “伊之纱,你是不是疯了,我说了,我不是教皇!”叶心夏有些愤怒道。

    伊之纱注视着叶心夏,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些什么。

    “你敢让我用心灵之视来审视你的记忆与灵魂吗?你说你要成为神女,是因为不想让我这种残忍冷血的成为帕特农神庙的统治者,不愿意让未来变得更糟糕,可你曾想过,我之所以不会退让,是因为你叶心夏更黑暗虚伪,你能到今天的这个位置,本就是一场巨大的阴谋,黑色的烈焰早就因为你叶心夏的出现包裹了雅典城,包裹了帕特农神庙。”伊之纱质问道。

    “你尽管审视,我受够了你没有逻辑的指控。”叶心夏不耐烦的道。

    伊之纱伸出了手,将手掌放在了叶心夏的额头上。

    心灵之视,这是可以看到一个人内心深处的记忆,灵魂是堕落的,是纯净的,也将一目了然,所有的谎言也将在这只手掌触碰到叶心夏额头的那一刻全部戳破!

    只是,在允许伊之纱使用这样的心灵法术同时,叶心夏那双眼睛也变得没有焦距……

    “你看到了什么吗?”叶心夏问道。

    伊之纱收回了手,道:“我相信你,但是现在的你。”

    “我们没有时间了。”叶心夏担忧的注视着那神庙之庇。

    “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好一个隐藏教皇身份的手段。”伊之纱喃喃自语着。

    “伊之纱!”叶心夏恼羞成怒,这个女人既然还觉得自己是教皇。

    “叶心夏,我接下去要说的这番话请你认真的听,我说了,我相信现在的你。”伊之纱的神情有了一些变化,看得出来她放下了之前的成见和敌意。

    叶心夏已经很焦虑了,因为神庙之佑结束之后,她想不到有什么办法可以阻挡那头金耀泰坦巨人进入城内屠杀。

    “你不是想知道我究竟是如何复活过来的吗,我明明没有神魂,也没有掌握复活之术……”伊之纱开始逐渐平静了下来。

    “现在没有时间谈论这个。”

    “不,你得听下去,如果你真的想要这座城市平安无事的话。”伊之纱注视着叶心夏,从未有过的严肃与庄重。

    “好,我听着。”叶心夏点了点头。

    “首先,复活我的人确实与埃及的胡夫有关,但是有一个更强大的存在将我从冰棺中复活过来,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你的父亲文泰。”伊之纱开口说道。

    叶心夏愣住了。

    “他不是已经……”叶心夏语气发生了变化。

    “你刚才说我是弑兄者。没错,是我让他成为了圣城死刑架上的囚徒,被死神拽入到地狱,永远无法复活。但你可知道这是文泰的意思?”伊之纱再一次吐出了一个让叶心夏浑身不由颤栗的事实。

    文泰的意思??

    “是文泰让我投掷黑色石子。”伊之纱说道。

    “不可能,你在欺骗我!”叶心夏摇着头,她清楚的记得当时的情景,那些记忆已经涌回到了她的脑海中,她记得是伊之纱让文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你可以认真的想一想,以他当时的影响力,以他当时的实力,还有他身边的那些强大追崇者,他难道没有与圣城抗衡的实力吗,他明明可以做这个世界的变革者,但他选择了死。那个时期,除了他自己相死,没有人可以杀得死他!”伊之纱继续阐述道。

    叶心夏能够回忆起文泰的辉煌,无人可及的地位,更拥有数之不尽的追随者……

    是他自己选择了死亡。

    可他为什么要选择死亡??

    是不想与这个世界旧统治者为敌,不想掀起一场统治阶级的战争,因为战争必定殃及平民??

    但伊之纱告诉叶心夏,这只是文泰选择死亡的理由之一。

    “黑暗位面,这是一个比海洋世界庞大上百倍的力量,它们通过我们不断向它们祭献出去的黑暗魔法来影响着我们这个小小的脆弱位面,文泰看到了黑暗位面的野心,所以他选择了死,选择了黑暗位面,选择了成为可以守护着这个脆弱世界的黑暗王!”

    “文泰是黑暗王。”

    “这个世界上拥有复活神术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你,一个是文泰,我从冰棺中醒来,是文泰的意思,我将继续竞选神女,也是文泰的意思。”

    黑暗王,文泰!

    他复活了伊之纱!!

    听到这个消息的那一刻,叶心夏感觉头颅一阵晕眩之感,险些无法站稳。

    伊之纱说得是真的??

    这又怎么可能???

    “我……我没法相信你。”叶心夏深呼吸着。

    “那么我告诉你第二件事。”伊之纱对叶心夏说道。

    “我们没有时间……”叶心夏看到了神庙庇佑在逐渐消亡。

    “听完这第二件事,假如你还想要成为神女,我会让给你。”伊之纱很认真的说道。

    “说。”叶心夏道。

    “你是教皇,这点毋庸置疑。”伊之纱道。

    “你……”

    “听我说完。你在很小的时候就接纳了神魂,神魂带给你灵魂巨大的负荷,导致你连走路都变得困难,事实上神魂还带来了另一个影响,那就是你的记忆,当然,这极有可能是黑教廷忘虫的作用。”伊之纱目光注视着撒朗,用手指着撒朗,接着道。

    “她将你继承了教皇文章的记忆给抹去,让你成为一个普通人,在一个普通人的环境中成长,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她会将你推向帕特农神庙,让拥有神魂的你进入到神女峰。”

    “殿母是一个遵守旧义的人,她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扶持你,你会逐渐成长,成为帕特农神庙一个拥有完美形象的圣女,然后,撒朗在这个世界的黑暗面不断的扩张,不断的作乱,看似复仇,实则在扫清一切会影响你成为神女的人和团体,那些人既然杀死了文泰,自然也会极力阻止你这个文泰之女成为神女。”

    伊之纱将这一切阐述给叶心夏。

    叶心夏在听着,但伊之纱从她的表情就看出来,她根本不相信自己说的。

    “你的意思是,我是教皇,但现在的我记不得而已,我是教皇的所有记忆被封印在了忘虫之中?”叶心夏现在明白了伊之纱为何一口咬定自己是教皇。

    这个解释……

    听上去很合理。

    毕竟被诬陷为红衣大主教撒朗的时候,叶心夏也怀疑过自己,而且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曾经到过黑教廷的总坛,目睹了一个穿着巨大袍子的人……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金耀泰坦巨人,它为何会复活过来。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拥有复活神术!”

    “你和你母亲已经联手了,至少你们已经见过面了。”

    “可悲的是,现在的你浑然不知。”

    “你每天带着一个善良的灵魂入睡之后,可曾想过你从儿时就诞生的邪恶之魂却悄然苏醒,戴上教皇戒指,穿梭在罪恶之城,没有人知道你真实的身份,因为连你自己都不知道!”伊之纱说道。

    不知为何,伊之纱的这句话冲击着叶心夏的灵魂,这让她猛然间想起每晚入睡和醒来时截然不同的景象。

    山,

    海。@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