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法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05章 天壤之别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你杀了伊之纱,你这个假惺惺的冷血圣女,你没有资格成为神女,你只会给我们帕特农神庙带来灭亡!”女贤者梅乐带着哭腔痛斥道。

    梅乐忠诚于伊之纱,在叶心夏获得神女祈福的那一刻,裁决殿的那些人也集体叛变了,他们不再提一句伊之纱,甚至一群人在叶心夏归来前毁掉了伊之纱的选举雕像。

    变得如此之快,快到令人觉得荒唐可笑,难道之前的效忠,之前的誓言,全部都是假的,就因为叶心夏成为了神女,连自己的尊严与自己的信仰都可以全部舍弃掉?

    伊之纱哪里比叶心夏差了,她的心永远的属于帕特农神庙,她更从来不会怠慢愿意追随她的人。

    为什么这些人如此狼心狗肺!

    梅乐不是那样的人。

    她依旧为伊之纱说话,即便大势已去,即便全城的人都在拥戴叶心夏,在她心中伊之纱仍旧是无可替代的神女!!

    “梅乐,我们帕特农神庙可不是一个言论绝对自由的地方,你最好别再说一句话,否则……”殿母帕米诗无比冷漠的教训着女贤者梅乐。

    “这都是叶心夏的诡计。叶心夏知道选举不可能获胜,于是制造了这场意外,她在自导自演,伊之纱根本不是为了神女之位参加竞选的,她是为了帕特农神庙的未来,她在阻止叶心夏,叶心夏是教皇!是教皇!!”梅乐已经有些疯狂了,她不顾一切的嘶喊道。

    这是一场巨大的阴谋。

    撒朗精心策划的夺取计划。

    她在黑教廷中扫清一切障碍,奉叶心夏为教皇。

    她更利用黑教廷的残忍手段,让叶心夏没有任何悬念的担任帕特农神庙神女。

    教皇即神女。

    神女即教皇!

    帕特农神庙和希腊,将不会再有未来。

    文泰受尽苦难与折磨守护的这个世界,将会被撒朗利用他们的女儿,摧毁殆尽!!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清醒着。

    为什么没有一个人愿意听自己说的话。

    为什么人们不接受这个可怕的事实!!

    “摘下她的女贤耳环,关到神女殿。”叶心夏没有让梅乐继续这样放肆下去。

    “你想怎么处置我就怎么处置我,我绝对不会向你屈服!”梅乐异常坚定的说道,只是她的这份坚定是在神经接近崩溃的状态之下。

    梅乐被几名骑士给带走,被当众取下了女贤者耳环,一时间那些曾经侍奉伊之纱的女侍也女贤者吓得都跪了下来。

    一旦被夺走女贤之位,她们很可能连帕特农神庙都留不了。

    离开了帕特农神庙,她们什么都不是,帕特农神庙甚至不允许她们使用神庙学习的法术,那些孑然一身的倒还好,至少还能够保持富裕的活下去,但那些与各大势力,与各大家族,与各大城市政府有诸多牵连的女侍和女贤却有可能遭到一切驱逐……

    这对她们来说跟毁了她们一生没有任何的分别。

    更何况在两边圣女阵营产生一些直接冲突的次数非常多,许多女贤者和女侍者都说过一些对叶心夏非常不敬的话。

    大概在今天之前,她们都不会想象得到最后是叶心夏取得了胜利!

    “都起来,礼赞日,才是表示你们忠心的时候,现在还是选举日。”殿母看到这些女侍和女贤们如此着急的要投向叶心夏,没好气的训斥道。

    “殿母。”叶心夏看了一眼那几名将黑药师押解走的处刑法师,开口道,“这个人还是交给我处理吧。”

    “这……”殿母有些犹豫,但看到了叶心夏的眼神,她逐渐意识到叶心夏的这句话不是征求,“好吧,一定要看管好,他是黑教廷的一个关键。”

    “嗯,殿母费心了,请回神女峰中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妥当的。”叶心夏对殿母说道。

    殿母点了点头。

    选举已经结束了,而整个帕特农神庙大权也等于彻底交给了叶心夏,尽管是要在明天的礼赞日做一个正式的移交,但现在将权力都赐予叶心夏也没有任何的区别。

    她已经获得了整个帕特农神庙的认可,也获得了雅典人民的认可,礼赞日的移交都是形式。

    在神女没有选举出来之前,帕特农神庙的很多权限是掌握在殿母的手上,包括一些重要的神庙法术也由殿母在保管,比如说祈愿术……

    “雅典的市民们,你们不用再担惊受怕,尽情享受芬花节吧,神女会庇佑你们。”殿母说着这番话,将双手慢慢的举了起来,举向了叶心夏选举雕像的方向。

    选举终于有了结果了,而所有人也亲眼目睹了叶心夏指挥骑士殿对巨人展开了复仇猎杀,他们很清楚谁在守护着他们,谁在保护着这座城市,谁才是帕特农神庙至高无上的天选神女!!

    一时间神女之名响彻全城,呼声极高,再没有几人愿意提起伊之纱,包括那些原本支持伊之纱的人也跟着高喊起来,而且喊得声嘶力竭,大概是之前错误的抉择让他们意识到只有之后加倍的拥戴与守望才能够获得神庙的祝福!

    叶心夏没有做最后的获胜致辞,人们看到她离开了选举坛,看到了她驾驭着一只圣银之雀,华丽无比的飞向了帕特农神庙神山之中。

    而在她身后,是威武至极的骑士队伍,一头全身上下还燃烧着黑斑烈焰的恐怖巨人被数百名骑士和上百只飞龙共同抬到了空中,似战利品一般展示在所有人视线中,并随着叶心夏回归神山一同被抬到了帕特农神庙之中。

    “那是帝王级的金耀泰坦巨人,已经被杀死了吗??”人们惊骇无比。

    这个世界上能够杀死帝王级生物的力量相当稀少,就在不久前他们还蜷缩在这可怕巨人的黑斑烈焰下,被热浪折磨,苦不堪言,而此时这不可一世的金耀泰坦巨人像一头牲畜一样被骑士殿的人抬了起来……

    “它的脑袋和身体已经分开了,肯定是死了,天呐,终于死了。”

    “没有神女,我们恐怕已经成为了这个魔神脚下的残渣灰烬,感谢万能的神女。”

    “明日是神女礼赞第一日,无论如何都要挤入神山,得到祝福!”

    “听说礼赞第一日的祝福可以延长寿命……”

    “不不,那是可以让修为提升一大截的圣露,一些卡在高阶瓶颈的魔法师都有可能因为那份祝福踏入超阶。”

    寿命与灵魂有关,很多魔法师在修行的过程中或多或少都导致了灵魂受创,灵魂的创伤和身体的伤口不一样,是无法修复的。

    所以第一日的祝福延长寿命这一说并不是虚假的!

    同样的,修为得到提升也是事实,每一个魔法师都清楚灵魂的强弱就是精神境界,精神境界一旦跨越,修为瓶颈这种东西就完全不存在。

    许多已经跨入到超阶的魔法师,他们其他系从高阶到超阶的难度就会大幅度降低,甚至不需要外力都可以完成自我晋升,这就是精神境界的缘故,他们其他系到达了超阶,使得他们的精神境界触碰到了更高领域,瓶颈形如虚设。

    选举才结束,一场灾难还未完全平息,城外仍旧有厮杀声,雅典政府还在焦头烂额的处理着许多被焚烧的破坏的街道,但已经有一大群人忘记了,明天才是神女礼赞的第一天,无数人涌向了神山脚下,就为了明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被选入信仰殿,沐浴着从橄榄枝上滴落下来的祝福圣露。

    只是真正的虔诚者并没有这么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无非还是为了自己。

    ……

    神女峰。

    观星台。

    入夜时分,城外的厮杀声终于停息了,城市的灯火点亮,繁华的景象就像白天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那样。

    雅典的官员们效率很高,他们知道神女一场袭击中诞生,死难者需要悼念,同样神女的诞生需要庆祝,他们动用了所有的资源,将被摧毁的地方掩盖好,又用最短的时间安抚那些死难者亲属。

    叶心夏没有将伊之纱的那些旧部给驱逐出帕特农神庙,她交给了伊之纱旧部一个艰巨的任务,那就是与官员们一同安抚受到波及的人。

    挽救得还算及时,这一次巨人重大袭击带来的损失远比其他城市发生的巨人袭击要轻,就像埃及永远都有亡灵的扰乱一样,在希腊被巨人踩死的事件每年都会发生,这本就是希腊数千年来都未停歇过的纷争……

    一头蓝星泰坦巨人的出现若当地官员和魔法协会处理不当,都有可能造成比这次雅典事件更多的伤亡。

    因为神女的诞生,所有的势力,所有的组织,所有的官方都好像变得积极起来……

    圣女与神女也不过是一个职位之差,可叶心夏已经在短短的半天时间感觉到两者之间的天壤之别。

    “华莉丝,你带两个人来见我,我想和他们谈一谈帕特农神庙的明日。”叶心夏对身后的女骑士说道。

    女骑士华莉丝不久前获得了圣魂,她身上散发者一股强盛英气,令一些至强者都不敢轻易靠近。

    “他们是……”华莉丝问道。

    “殿母和黑药师。”@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