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法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08章 您是教皇,对吗?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殿母继续保持了沉默。

    叶心夏比殿母想得要聪明,她只是从来不会将自己的智慧轻易的表现出来。

    “我只是阐述。那么我们说第二件事情。”叶心夏知道殿母帕米诗是不会承认的。

    “叶心夏,明日就是你成为神女的正式日子,可我还是要教你最后一课,在没有完全掌控局势之前,千万别将你的心思全盘托出。这个帕特农神庙的禁咒元老,依旧是听从我的命令,你最好现在就回到自己的地方,别再说一句话,从今晚后也给我想清楚你要说的话!”殿母帕米诗语气和态度已经彻底变了。

    神女,也得装糊涂。

    骑士殿很强大,获得了圣魂的那些骑士将如同天方曜日一样辉煌?

    可帕特农神庙还有九大隐氏,图尔斯世家只是其中之一,九大隐氏都听命于殿母,他们看似已经不再管理帕特农神庙的一切事务,但他们又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帕特农神庙。

    他们才是帕特农神庙的根基!

    文泰、伊之纱都出自这些神庙隐氏!

    “我们说第二件事。”叶心夏即便听到了殿母帕米诗的这番言语,依旧保持着平静。

    “叶心夏,你若这样不知好歹,我不介意再等十年,再培养一位神女。我现在就以你勾结黑教廷的罪名将你斩首,天亮之时就是你的葬礼!!”殿母帕米诗愤怒的站了起来,全身上下的气势竟然如一阵凛冬风暴那般。

    殿母阁外,几个身影也因为这股气势从林子中出现,他们正在靠近这里,一身黑袍的他们更展现出了令那些女侍和女贤者颤栗的强者气息。

    这几个人比任职的那些封号骑士强大不知多少倍!!

    殿内

    依旧寂静,叶心夏仍旧站在那里,没有后退半步的意思。

    殿母帕米诗已经站了起来,她俯视着座下的叶心夏,胸口在起伏着,看得出来她异常愤怒,双眼甚至带着凌厉的杀意。

    “殿母,您若要杀我,为什么不在二十多年前就这样做呢。我清楚的记得您裹着一件巨大的袍子,宽阔的袖子下有一双干净的手,手指上戴着一枚红色玛瑙戒指。”

    “我和我的母亲已经无处可逃,假如您要杀我,为什么不在那个时候就动手呢?”叶心夏突然问道。

    殿母帕米诗听到这句话突然身子轻微一颤。

    满身的怒气在极端的时间内全部散尽,殿母帕米诗缓缓的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殿外,有一些脚步声,但殿母帕米诗却一挥手,让那几个隐士氏的强者暂且退出去,随后殿母帕米诗更布置了一个隔绝结界,将整个大殿都笼罩在了迷雾之中。

    里面发生的事,外界不会知晓半分。

    殿母帕米诗做完这些之后,做了一个深呼吸。

    突然,笑声传了出来,殿母帕米诗发出了一窜复杂的笑声,像是压抑了许久之后的畅快大笑,又像是那种讽刺的嘲笑。

    “忘虫已经对你不起作用了?”殿母帕米诗笑过之后,问道。

    “在伊之纱设计诬陷我为红衣大主教撒朗那件事之后,忘虫已经被我杀死了,我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曾接受过什么样的传承,我应该感谢您。”叶心夏对殿母诚恳的说道。

    “你不需要感谢我,应该感谢你的母亲,将你这样一块完美的璞玉献给了我。”殿母帕米诗语气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可她还是背叛了您。”叶心夏说道。

    “叶嫦从始至终就没有效忠过我,她永远都有她自己的打算,她最想做的事情就是识别出我的真面目,然后将我的喉咙割开!”殿母帕米诗说道。

    帕米诗从自己的位置上走了下来,顺着玻璃阶梯,一步一步走到了叶心夏的面前。

    她仔仔细细的打量着叶心夏,看着她的容颜,端详她的眼睛,又刻意站到稍远的地方,观赏叶心夏的全貌。

    良久过后,帕米诗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接着道:

    “叶心夏呀,叶心夏,你真是出乎我们所有人的意料啊。你出乎了文泰的意料,出乎了撒朗的意料,更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还没有问您问题。”叶心夏说道。

    “你问吧,但我不会回答你。”殿母帕米诗说道。

    “您是教皇,对吗?”叶心夏认认真真的问道。

    教皇。

    黑教廷至高无上的教皇。

    永远有一件巨大的袍子将她的身形和容貌给遮住,其庄严冷漠的气质令所有红衣主教都只能够匍匐在地,只能够听从他的教诲和指令。

    可谁又知道教皇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黑教廷几乎所有人都潜藏着的,他们有可能是办公室中的职员,有可能是魔法协会中的核心,更有可能是政界中的领导者,在他们没有暴露自己本性之前,他们和大众没有任何的分别,而这也就是黑教廷最难根除的地方,他们在作恶之前甚至有可能是你身边最善良最信赖的人……

    一个黑衣教士,他们的身份隐藏都让审判会、魔法协会、圣裁院焦头烂额,更不用说是蓝衣执事,掌教、红衣大主教、引渡首、乃至教皇!

    谁是教皇,这是世界最大的秘密!

    连撒朗这位红衣大主教都在发疯似的寻找教皇踪迹,寻找真正的教皇!

    叶心夏刚才与梅乐谈及伊之纱。

    伊之纱已经揣测到了整件事的主体,但她还是忽略了一些细节。

    伊之纱指控叶心夏是教皇。

    告诉叶心夏,她的身体里存在另一个邪恶之魂,那是忘虫导致的,许多黑教廷重要人员都拥有忘虫,他们会将自己黑教廷的身份彻底忘记,直到某个时刻才会苏醒。

    叶心夏确实有忘虫。

    她童年的那些记忆被忘虫吞噬。

    她与自己母亲的那些逃亡日子也根本记不清。

    但叶心夏遭受审判之后,她就意识到自己缺失了一段重要的记忆,要弄清楚整件事,她必须恢复被忘虫吞噬的那些事情。

    她处理掉了忘虫,她在每一次熟睡后,那些过往的记忆都涌现回来了。

    为了不与梦境混淆,叶心夏特意询问了莫家兴一些在博城的细节,确认自己更早时期目睹的那些是真实的。@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