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法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14章 血色神庙(中)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死的不是所有人。

    更不是随机人群。

    只有撒朗和颜秋清楚,有一半是他们的人!

    “周围有人在注视着我们,气息很强很强!”引渡首颜秋脸上透出了怒意。

    撒朗站在原地不动,人群在逃散,无论是那些世家贵族还是魔法要员,他们都被吓得魂飞魄散,谁能够想到在这样一个礼赞圣典中竟然会出现如此大规模的杀戮,难道这个帕特农神庙早就被邪恶之徒给侵占了吗!!

    满地的鲜血,血泊中,有太多熟悉的面孔,撒朗那双眼睛却没有从礼赞台上移开,她在注视着叶心夏,注视着面无表情的她!

    叶心夏也似乎发现了她。

    两人的目光穿过血雾,触碰着各自的情绪。

    过了片刻,叶心夏才慢慢的绽开一个笑容,她隔着很远,对藏身在人群里的撒朗道:“我们终于见面了。”

    这个笑容看上去是何等的纯粹,犹如从未涉世的少女,撒朗却能够感受到她笑意中那无法控制的疯狂与可怕!!

    “叶心夏已经疯了,我们离开这里。”撒朗没有再逗留,转身与麻衣颜秋迅速的躲入逃窜人群里。

    礼赞台下,叶心夏的白水晶高跟鞋下,鲜红一片。

    可她没有挪动半步,她就站在这不断变浓的血泊之中。

    她就站在那里,像一位白色的幽灵,人们感受不到这位神女的半点温度与生气,她越发像一位白衣死神,正等待着头颅一个又一个投入她袋中。

    ……

    撒朗与颜秋步伐急促。

    有一双眼睛,一直在注视着她们。

    那人显然已经识破了她们的身份,如影随形,却在伺机下手!

    “她怎么敢这样做,在礼赞第一日大开杀戒,她真的疯了!!”引渡首颜秋愤怒道。

    “她这是在将帕特农神庙也一起摧毁!”撒朗看到了叶心夏的眼睛,她的眼睛里闪烁着的光芒已经不属于她自己,此时的叶心夏,任何一位红衣大主教还要疯狂!

    这里是帕特农神庙神山。

    受邀的是这个社会上拥有极高地位的人。

    即便里面充斥着黑教廷的成员,在他们没有被揭穿身份之前,他们都是绝对的“良民”。

    叶心夏对这些黑教廷的人动手,在撒朗和教皇的眼里是要灭绝黑教廷,但在世人的眼里就是屠杀平民!

    在帕特农神庙神山中屠杀平民,叶心夏这不是疯了吗!!

    她没有任何的证据表明这些人是黑教廷成员,除非她向全世界宣布她是新任的黑教廷教皇。

    可她还是帕特农神庙神女啊!

    黑教廷教皇即帕特农神庙神女!

    一旦这个消息公布,帕特农神庙将万劫不复!!

    叶心夏这样做,等于是拿帕特农神庙几千年的基业与黑教廷拼个鱼死网破,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黑教廷是什么?

    帕特农神庙又意味着什么??

    叶心夏是得愚蠢到什么地步,才会做出这样一个决定。

    而从漫长的岁月来看待这件事的话,黑教廷在某个时代与帕特农神庙一起灭亡,怎么看都是黑教廷获得了全面的胜利,是黑教廷最辉煌的时刻!!

    “难道是老教皇的意思,她指示叶心夏这么做的??”引渡首颜秋说道。

    “老教皇现在应该和我们一样在仓惶逃窜。”撒朗冷冷的说道。

    叶心夏疯了。

    她要所有人都和她一起葬在帕特农神庙中。

    ……

    神山之道漫漫无尽,晨光下,人群依旧络绎不绝,他们都渴望那真正的神之恩赐。

    礼赞山还很远,没有人察觉到礼赞山台上的大肆屠杀,他们还在努力向前,孰不知他们正走向一个白色死神的祭坛。

    “小老弟,为什么你确定那个女子是你的初恋,我们这样一直跟着人家也不大好吧?”莫家兴询问身后的蒙眼男子姜彬。

    姜彬露出了一个怪异的笑容,他拍了拍莫家兴的肩膀道:“老哥,如果我告诉你,我是黑教廷的人,其实那个女人是我要杀的目标,您会相信吗?”

    莫家兴呆住了,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姜彬,惊道:“你不是说你是骑士吗?”

    “今天不是。谢谢老哥,很久没有遇到像您这样质朴的人了。”说完这句话,姜彬的身影突然消失在了莫家兴的眼前。

    莫家兴只是普通人,他没有法师一样的洞察力。

    他只看到一个影子,迅猛如一阵狂风,从一群登山者之间掠过,紧接着就是一大窜鲜血溅洒开,从那个他们一路上一直跟随的女子身上泼开!!

    那女子身穿黑衣,但里面是一件蓝色的长衣,现在却直接染成了红色,周围的人起初都没有发觉,以为是被打翻的红色颜料、香料之类的,依旧有说有笑的往前走,等过了一会,尖叫声才从向山道路中传来!!!

    莫家兴根本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好端端的人,就这样被杀死了。

    然而也就在这场案件发生过后不到一分钟,这蜿蜒的向山道,这人满为患的虔诚大军,这络绎不绝的人群,惊叫声此起彼伏!!

    莫家兴什么都看不清楚,但他看到了类似的黑影,在人群中窜动,然后就是类似的鲜血喷洒,有人倒在了血泊中,有人被染了一身脏血,有人被吓得尖叫……

    山林被特意种植上了不同的树种,所以到了芬花节的时候,山林便会像画布一样呈现不同的诗情画意,美得令人沉醉。

    帕特农神庙神山这登山道路一点都不枯燥,因为每一个山道转变就会有一片不同的风景,令人心往神驰。

    山面有些陡峭,上面是一条长长的山桥,通往礼赞山前山。

    下面是蜿蜒的山道,人头攒动,犹如一个景点里挤满了游客。

    鲜红的血水,顺着山坡,形成了十几条溪流状缓缓的途径山面上方的长桥溢向了下方的栈道。

    栈道上,人们以为是女贤者们的圣露,可滴落在他们脑袋上、肩膀上的赫然是血液,那浓浓的腥味会引起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本能恐惧!!

    “发生了什么???”

    “前面有人死了!”

    “后面也有人死了……”

    “不要慌,大家不要慌……”

    “帕特农神庙会庇佑我们!!”@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