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职法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018章 光明的芽
   保存书签 返回目录 我的书架
    树林深处,有一座废弃的神殿,那里已经长满了荒草,大概生活在帕特农神庙之中几十年的老人也并不知道这里还有一座古老的神殿,无人问津。

    叶心夏与海隆往废弃神殿中走去,那一条逐渐被染红的溪水小道也正好沿着废弃神殿的两旁流淌而过。

    阳光被浓密的树荫给遮蔽,藤蔓交缠在废弃神殿的残恒断壁之中,当叶心夏踏入到那破败的大门时,废弃神殿里一双双眼睛共同注视着她,注视着她的到来。

    废弃神殿内已经有很多人,他们大多数身穿着黑色的衣裳,只是每个人身上都沾着血迹,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开来……

    叶心夏注视着他们。

    他们都是这次帕特农神庙屠戮黑教廷人员的功臣,可看着他们每个人的脸庞,叶心夏心中涌起一阵酸楚。

    “你们是帕特农神庙的英雄,可接下去你们不得不逃亡,为我逃亡,为这件事的真相逃亡,为了帕特农神庙逃亡……”

    叶心夏感到无比内疚。

    她别无选择。

    这是唯一能够守护帕特农神庙数千年根基的办法,也或许是自己太过无能,只能够牺牲这些对自己忠心耿耿的骑士们。

    “你们追随我,相信我,我却不能带给你们真正的光明,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神女,我愧对大家。”叶心夏弯下了身子,向这些为自己除掉黑教廷的骑士屠戮者们深鞠躬。

    这些人……

    得离开帕特农神庙。

    而且他们接下去还会遭到通缉,更甚至会被魔法协会追杀,更重要的是他们不能够澄清自己的身份。

    他们将继续扮演下去,成为人们唾弃的,成为四处逃亡的,成为在人们眼中“真正的黑教廷成员”。

    可他们是荣耀的骑士啊,一路上陪伴自己一同经历了这些神庙战争的勇者,他们的精神值得钦佩,他们在自己这个神女走投无路的时候,更自愿站出来执行这场帕特农神庙屠戮计划。

    叶心夏不知道该如何报答他们,他们是一群牺牲者。

    “陛下,我们从未想要得到什么,追随您,是我们心之所向,您想要的未来,也是我们想要的未来,我们有着共同的理想,只因您还在坚定不移的走着这条我们所有人都认为问心无愧的道路,神庙的黑暗,是由我们亲手撕碎的,这就是我们真正想要的荣耀!”金耀骑士姜彬半跪了下来。

    他的双眼被黑布蒙着,尽管他什么也看不见,甚至看不清叶心夏的模样。

    可他明白面前的神女,才是他们所有人值得追随的神女!

    她敢于直面一片污浊的黑暗,她从不屈服自己的命运,最重要的是她和他们所有真正守护神庙的骑士一样,哪怕站在腐烂肮脏的泥潭里,也依旧在追寻光明,从未放弃过。

    其他骑士们也纷纷跪了下来,包括一直在叶心夏身边的女骑士华莉丝与骑士殿殿主海隆。

    加上殿主海隆,此时这座废弃的神殿里一共有一千零一个人,他们每个人今日双手都沾满了鲜血,他们和叶心夏一样必定遭到整个世界的唾弃,可他们清楚他们是为了什么才这样去做的,而且绝对不会有一丝丝的动摇与怀疑。

    没有精神洗礼,也没有荣耀洗脑,而是每个人都清楚这一场在神庙中进行的屠戮,是为了更好的将来,不是为了自己,也不纯粹是为了神庙……

    “走吧,你们快走吧。”叶心夏对这一千零一名骑士说道。

    他们是帕特农神庙最大的功臣,却必须逃亡。

    黑教廷的印记,将伴随着他们的一生。

    而且神庙存在一天,他们便永远无法被承认,因为一旦他们道出了真相,便意味着叶心夏是黑教廷教皇的这个事实也会揭晓。

    人是很复杂的生命。

    哪怕他们知道了事情的原委,叶心夏也依旧无法洗脱黑教廷教皇的这个罪恶额纹,她代表神女,她永远都不能与黑教廷有一丝丝的牵连,更何况还是黑教廷的教皇!!

    这个秘密,将随着黑教廷的灭亡永远的埋葬下去,一旦被揭露,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叶心夏也别无选择。

    礼赞第一日,最应该赐予荣耀的是这一千零一名骑士,是杀死了意大利红衣大主教的华莉丝,是杀死了撒朗的骑士殿殿主海隆,是这些藏身在人群中将黑教廷人员一个个清除的黑衣骑士们。

    而他们从今天开始却将永远离开帕特农神庙,永远背负着黑教廷的身份,为叶心夏永远守护着“教皇身份”的秘密!

    叶心夏转过身,她已经没有勇气去看他们的脸,他们的眼睛。

    华莉丝和海隆跟随着叶心夏,送她离开这里。

    可刚走出神殿没有几步,叶心夏突然红了眼睛,她看着华莉丝,有些控制不住情绪的问道。

    “华莉丝,如果有一天你被魔法协会的人缉拿了,被作为真正的黑教廷人员带到我面前,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你们任何一个人被当做肮脏的黑教廷杀害,我都难以接受……华莉丝,你让他们先留在那里,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你们留下,将你们留在身边。”

    是自己做得不够好。

    一定还有其他方式,可以即为他们洗刷这场屠戮的罪名,又可以让他们荣登殿堂,他们不应该一辈子躲藏,更不应该冒着被这个世界通缉猎杀的危险。

    尤其是一想到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一定会崩溃的。

    黑教廷是铲除了。

    可他们该怎么办,这一千零一名骑士,他们……

    “您不用为我们担心,我们有自己的安排。您已经做得够好了,换做是我,大概早已经沦为黑教廷的傀儡,甚至还不自知。您洞悉了这一切,您背负得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沉重,您也为整个早已经深陷在黑暗沼泽中的神庙找寻到了唯一出入。”华莉丝安慰叶心夏道。

    叶心夏不这样做,会死更多更多的人。

    一个被黑教廷掌控的帕特农神庙,将无法想象之后的岁月,多少无辜的人会遭到迫害,多少心向光明的人会走投无路,人性的恶将会被饲养到极致。

    是叶心夏阻止了这一切,她心是何等的坚韧,才能够在这样崩塌的神庙中坚守自己。

    神庙哪里需要神明啊。

    他们这些人追寻的也不是神的光辉,仅仅是叶心夏这份在淤泥中还不曾被侵蚀的人性光芒。

    “可是……”叶心夏还想说什么。

    这时海隆已经朝着华莉丝递了一个眼色,华莉丝立刻扶着叶心夏,想扶她回到神庙中休息。

    神庙还需要叶心夏。

    她不能在这里继续逗留。

    风波还未完全平息,叶心夏必须立刻回到神山中,以她神女的形象向世人宣布,她一定不会放过这场屠戮的“凶手”!

    她要做的事情还很多很多,这个时候的叶心夏,一定不能有半点感情,哪怕是对这一千零一名屠戮骑士的丝毫愧疚,一旦她有了情感,就会露出破绽,就会被识破,甚至给了黑教廷的残党可趁之机。

    海隆此时快步走向了废弃的神庙。

    华莉丝扶着叶心夏,让她离开这里。

    但叶心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她看着海隆匆忙的背影。

    华莉丝一直在试图分散叶心夏的注意力,希望她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接下去怎么处理这座千疮百孔的神庙,但叶心夏实在太能够洞悉一个人的情绪了,哪怕是华莉丝脸上划过的一瞬间不安,也被她察觉了。

    “陛下,您……”华莉丝想要阻止叶心夏。

    但叶心夏却挣脱开了华莉丝,她回头往那座废弃的神殿走去。

    走着走着,叶心夏变成了奔跑,最后更是冲向了那座废弃的神殿。

    “海隆,住手!!!”

    叶心夏到了神殿前,大喊道。

    就在要离去的那一瞬间,叶心夏察觉到了。

    她绝对不能让海隆这样做,他们全部都是自己最尊重的骑士,如果海隆为了让他们守口如瓶而做出那样残忍的事情,叶心夏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

    “嘀嗒。”

    “嘀嗒。”

    “嘀嗒嘀嗒嘀嗒嘀嗒~~~~~~~~~~~~”

    通红醒目的鲜血溢了出来,冲回到这废弃的神殿那一刻,映入叶心夏眼帘的正是一大片鲜血,正从那些身穿着黑衣的骑士们的脖颈上涌了出来。

    血溢得太快,溢出得太多,以至于顷刻间将他们衣襟全部染红,以至于他们脚下的青苔灰石砖被涂抹成了一片艳丽至极的血潭!!

    “陛下……”

    站在最前面的几名黑衣骑士,他们有些惊愕的看着奔回这里的叶心夏。

    而叶心夏更似被眼前这一幕给震撼得魂飞魄散!!

    她洞悉到了某种可能,那就是海隆为了这一千零一名骑士永远守住这个秘密,而将他们全部埋葬在这座废弃神殿……

    所以她不顾一切的奔回来。

    她要阻止海隆!

    然而叶心夏永远都想不到的是,割开这些骑士喉咙的人并不是海隆,而是这一千名骑士自己!

    整个废弃神殿,屹立着整整一千人,

    他们站姿依旧挺拔,他们在自己离开的那一会甚至没有挪动半步,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持着一柄黑刃,他们用这柄黑刃,割开了他们自己的喉咙。

    于是一千道动脉伤口,嫣红得触目惊心,共同顺着脖子流淌下来画面更震撼至极!!

    “不不不,别这样做,别这样做,别这样做!!!”

    叶心夏呼唤着神魂,她要救活这些已经为神庙付出了巨大牺牲的黑衣骑士们。

    “人,会改变的,哪怕再坚定的意志都会随着时间,都会随着情绪的累积,都会随着尘世间的惑力而改变。”

    “我们不想背叛您。”

    “也不容许将来的自己背叛您。”

    时间会改变一个人。

    没有人可以保证自己不被时间侵蚀。

    每个人只能够做当下的自己。

    所以这一千零一名黑衣骑士,做出了这个抉择。

    对他们而言,这同样是一种守护。

    她值得他们所有人用这样的方式去守护。

    ……

    神魂在叶心夏的身上浮现,她想要以复活之术来让这些人活过来。

    神光耀眼,将整个废弃的神殿都照耀得通明无比。

    然而复活神术也只能够救活一个人,最重要的是,这个人还必须是愿意活过来。

    这一千零一名骑士并不愿意死而复生。

    他们的血溢出的越来越多,哪怕尽可能的去保持着站姿,仍旧成片成片的倒下。

    要知道叶心夏现在掌握着这个世界上最高明的法术,却无法唤回这一千零一名黑衣骑士的生命。

    叶心夏的白裙彻彻底底地的被染红了。

    她在血潭之中泪如泉涌。

    这是她成为神女的第一天,她却复活不了眼前的任何一个人。

    这份苍白的至高无上……

    这刻骨铭心的守护……

    换来的究竟又是什么??

    仅仅是一株向往光明的芽。

    在这个狂野野蛮的世界里又是何等卑微、何等脆弱。

    ……

    ……

    帕特农神庙的灯火辉煌会持续整整一夜,可以看到一些穿着信仰僧袍的信徒,正在殷勤的用一桶又一桶水清洗着满是血垢的台阶。

    海洋那边吹来一阵强劲的风,将帕特农神庙漫山遍野的芬花给摘了下来,赠给了整座神山令人沉醉的芳香。

    一个白色的身影,拖着还没有完全褪去血色下摆的长裙,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纤柔躯壳,一步一步的走回了神女殿。

    殿内,每个人都挂着笑容,手捧着一大束洁白无瑕的橄榄花,她们说的话,叶心夏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一直走,走到了属于自己安静的地方。

    有一个中年人,正缓缓的朝着叶心夏走来。

    “心夏,怎么了?”莫家兴看着叶心夏。

    这是多年来莫家兴第一次看到叶心夏这幅样子,怎么会如此失魂落魄!

    不是应该欢庆吗?

    不是应该为最后的竞选胜利而开心的吗?

    为什么比付出了多年的努力最终失败了还要难过!

    叶心夏抬起头来,看着莫家兴关切的模样。

    “是不是很辛苦。很辛苦的话,我们就回家吧。”莫家兴看到叶心夏这个样子,更焦急不已。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想立刻带着叶心夏离开这里。

    别人或许无法从她的平静中看出她的情绪来,可叶心夏是自己女儿,莫家兴很清楚她此时此刻是多么崩溃和绝望。

    这个神女,不做也罢。

    如果会带来这样的结果,如果心夏是这样艰难,倒不如回家。

    在家里,至少还有他和莫凡。

    叶心夏在他们家里,一直都是最宝贵的,莫家兴和莫凡从来不会让她受一点点的委屈,也不舍得让她有一点点的难过。

    再看看现在的她。

    哪怕叶心夏一句话也不说。

    哪怕只是看着叶心夏的眼睛……

    这双眼睛,究竟是有多辛苦才支撑着自己没有倒下,这让看莫家兴这个做父亲看得忍不住要落泪。

    这还是自己和莫凡拼尽一切去呵护的心夏吗?

    如果知道叶心夏会变成现在这样,他无论如何都不会让她来这个地方。

    她本来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从小就柔弱,双腿行走不便的她即便处处需要人照顾,可在莫家兴和莫凡的眼里她就是这个家里最重要的人。

    只要看着她的眼睛,就能够感受到她那份纯净的心灵,不曾受过这个繁杂世界的半点侵染,这样的女孩会令人发自内心的想要去呵护她,不忍心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在那个小小的家里,也不过只有自己和莫凡,却能够看得将心夏保护的好好的。

    为何到了这帕特农神庙,大几千人都在围着她,竟然还照料不好她,让她像是经历了无数个痛苦轮回,像是走过了炼狱魔窟那般。

    这个神女当得又有什么意义?

    她应该留在大学里,与那些和她一样温柔的人相处,感受着那些她喜爱的美好事物,安安静静的,和其他无忧无虑的女孩们一样生活在那份娴静的岁月里。

    “我们回家,不再管这里的事情了,好不好?”莫家兴继续劝慰道。

    莫家兴的话,让叶心夏脸上的苍白神情终于有了一些变化。

    她现在真的很想回去。

    如果能够忘记掉这一切的话……

    只是好不容易才遏制住的眼泪,又重新涌入了眼眶。

    “不哭,不哭,要是莫凡那小子看到了,一定会拆了这整座神庙的。”莫家兴心疼急了,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帮助她。

    叶心夏最后还是强行忍住了眼泪。

    她做着几个深呼吸,尽管喉咙和鼻腔都是酸楚的。

    “以前您和我说过,身边的人若是过世了,可以在院子里种一颗树……”叶心夏有些轻微哽咽的问道。

    “是啊,我前阵子还为一位女士种了一颗梨树……你要种在哪,爸帮你。”莫家兴见心夏终于说话了,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就那吧……”叶心夏说道。

    叶心夏用手指给莫家兴看。

    那是一片山林,

    每每她睡醒时能够看到的那片山林。@B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